本篇文章2620字,讀完約7分鐘

古代開封的夷山、蓬山、艮岳史話(上)

位于一馬平川豫東平原的古都開封,河流縱橫開封,坑湖眾多,有水城風韻。 乍一看,開封有水無山,似乎和山無關。 其實開封在地質構造上位于華北地區的南緣,處于秦嶺、昆侖緯向構造體系。 在鴻不足的太古時期,盡管開封的地形是山的崔嶼,但至今仍能發現山的身影。

首先叫夷山

根據明代李濓編撰的《開封京遺跡志》卷的四《山岳》,開封了自古以來自然形成的非人工堆積的假山夷山。 夷山位于里城內安遠門以東,因山平夷而得名,也叫夷門山。 有古夷門,是侯嬴監守的地方。 根據清代《祥符縣志》卷5《地理志山》中的一段,夷山在縣東北的安遠門中,安遠門為開封的北門,今北門內陸地勢相當高,類似夷山(遺跡)。 《開封府志》(康熙三十四年書)中也有同樣的記載。

開封市地方史志編委會辦公室編纂的《開封風物大觀》在《園林風光山》一節中對夷山有如下論述:夷山在宋代氣勢顯著,有險峻的嶺岡阜之說,后有平夷,后有山平夷之名的云。 歷史上有幾篇著作認為,夷門山叫夷門山的問題需要真正明確。 甚至《東京夢華錄》中,孟元老在卷之一的“外諸司”一節中也對州北夷門山、五丈河諸倉有記載,約有五十多個文案。 這里最重要的是,需要區別和明確夷山和夷門哪個是先。

已故法律學家、河南大學法律系主任、政治系教授熊伯履教授于20世紀50年代撰寫《夷門與夷山》一文,夷山為夷門而名,非夷門為夷山而名,當時學術界有不同意見。 實事求是地說,大家應該對熊老先生有客觀歷史的認知。 熊履先生于1921年畢業于北京京師法政學堂。 的一生歷史主要從事法政高等教育。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只做了短期文史研究,不是開封人。 有專著《相國寺考》和與他人合作的《開封市勝跡志》等,但正如老師謙讓的那樣,文史研究的業務研究水平本來就不高。 他的首要工作和學術探討方向屬于法律學范疇。

夷門先,夷門后,這是一個非常直接和明顯的認識,戰國時期作為魏都東門的夷門,在歷史上,城門守監侯嬴為信陵君謀劃救趙典故而聞名天下。 特別是司馬遷在《史記》卷七十七《魏公子列傳》中名垂千古:太史公曰:吾過大梁墟,求夷門。 夷門者,城堡的東門也是。 天下諸公子也有喜士。 但繼信陵君之后,巖洞隱士,不愧為下交,自有。 有名的諸侯,不堪入耳。 之后,大梁的夷門成為天下高官的貴族,一定是文人學士來參拜的。 他們留下的詩詞復制品數不勝數,名家名作也不少,夷門甚至成了開封的代名。 夷門的名聲遠遠超過夷山,夷門山的說法由此而生。 自然賦予開封的夷山上,人為增加了夷門山的一個名稱。 不搞清楚這一點,夷山就會懷疑是假山。

“古代汴京的夷山、蓬山和艮岳史話(上)”

自然形成的夷山有許多史料佐證,證實鐵塔及其寺院建在夷山之上。 如果鐵塔不建在夷山上,它早就被黃河洪水淹沒在地下了。 關于夷山的自然風貌,明代朱元璋第五子周定王的長子朱有燉有七律《夷山夕照》,清代詩人王慶瀾有五言長詩《游甘露寺聽老和尚的琴彈坂公虎丘寺韻》,都記述得很細致生動。

夷山夕照

夷山的高度像平岡,獨立西風適合夕陽。 萬炊煙彌漫的紫色,滿林霜葉映秋黃。 雁行南去穿云影,鴉陣從東邊傳來陽光。 眺望田野,一半的堤壩最好留下牛羊。

游甘露寺聽老和尚彈琴用坂公虎丘寺韻

我找夷門山,山夷無嶺。 我參觀夷山泉,泉雖小,卻如井。 沼澤蔚藍,陽光明媚。 必須花時間吃魚和蝦,到晚上度過

獨立夷山之上面對西風,黃昏照耀夕陽之美。 山下,萬家灶的炊煙襯托出紫色的暮光。 滿山林子的霜葉沙沙作響,落地的黃葉標志著金秋的到來。 在夷山上,看到來自北方的大雁南穿過云層飛翔,東來的烏鴉準備歸巢,在一群平靜的夕陽下飛過,如何悠然? 夷山的平頂真的可以登高眺望,在城內可以看到城墻外的堤坡被風吹到牛羊原野,可以看到當時夷山的高度。 朱有燉的詩生動地描繪了夷山的自然景色,而王慶瀾的詩則提供了有力的佐證,反映了夷山是自然形成的山。 我訪問了夷山泉。 泉水雖小,但像井一樣的詩很重要。 夷山是絕對自然的山。 山泉就是證據。 人工堆積的假山沒有自然的山泉。 夷山之泉雖小,但水漲船高,像自流井一樣,不斷涌出的泉水形成了曲折漫長的溪沼。 4句詩還具體描繪了夷山泉美麗的曲沼碧澄、陽光明媚、彎彎曲曲的山泉溪沼、水澄碧澄,在陽光的照耀下漣漪呈現出微妙的亮度。 經過長時間的蝦,入夜后收集老鼠,一年四季夷山的泉溪里生長著小魚的蝦,到了晚上,從溪頸到溪尾有很多青蛙叫,起伏不定。 美妙的自然和諧共生之美。 關于夷山之泉,許多史志書中都有確定的記載,《開封遺跡志》卷九中記為“海眼井”。 在安遠門里上方的寺內,傳來了源泉通海、故名。 傳說上方寺內有源泉通海之稱的海眼井,是王慶瀾詩到訪的夷山泉。 據我市史志專家張玉發及其子、學者張宏源考證,海眼井位于上方寺廟后殿蓮座前,被銅波斯覆蓋,泉味甘甜,與大海相通。 它現在的位置應該在知止亭南,河南大學明倫校區內。

“古代汴京的夷山、蓬山和艮岳史話(上)”

遠見千里,敞開心扉的夷山,作為都開封的形勝之地,長期以來作為古都開封的地標。 建于夷山之上的鐵塔及其寺院是聞名天下的名塔名剎,歷史文化底蘊極其深厚。 因靠近夷山而得名的夷門,因覆蓋夷山而聞名,令子孫崇敬而指開封,奇樹明霞五鳳樓、夷門自古為帝王州。

《開封風物大觀》一書中寫道,崇禎15年(公元1642年)黃河決口開封,夷山被黃水夷為平地,之后就沒有了(此前,從金元時代的黃河洪水到夷山一帶多次被淹沒,到明代的黃河河更是頻繁, 今開封市北門以東直接抵達鐵塔附近一帶,地形略高,據達顯之士論證,似夷山遺跡。 為歷史帶來榮耀的夷門在秦始皇二十二年(公元前225年)統一六國的戰爭中,秦將王噴奉命攻擊魏國。 由于長時間無法攻擊,拉著間隙的水灌溉大梁,使大梁城成為廢墟,夷門也消失了。 我不知道夷門的確切地址在哪里。 據業內人士推測,大致位于現在的鐵塔公園以南、北門大街以東一帶。 夷山和夷門都是不可忘記開封深厚的歷史文化的一頁。

試試蓬山。

開封城墻的東南角,另一條自然形成的山脈至今尚存。 由于被人們誤認已久,禹王臺公園內吹臺腳下的陰差陽被稱為假山蓬山。 蓬山延伸到繁塔一帶,所謂繁臺,是洪荒時期開封蓬山的一部分,不是獨立的高臺。 《開封市勝跡志》中介紹了古人將吹臺、平臺、繁臺、禹王臺合二為一的說法。 康熙三十四年的《開封府志》中刊登了閻興邦的《禹王臺記的翻新》,也有同樣的看法。 平臺是后面的吹臺。 其實什么是幾輛,所謂合起來就是一個說法,邏輯上的解釋是它們都在蓬山上。

標題:“古代汴京的夷山、蓬山和艮岳史話(上)”

地址:http://www.heenyu.com/kfwh/179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