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2919字,讀完約7分鐘

作者:凌寒

郭茅、巴老曹、了解中國現代文學史的人都很清楚這個順口。 因為它指的是魯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六位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的優秀作家。 年,習大大總書記在文藝實務座談會上的演講中這樣稱呼他們。 他們中的曹禺是中國現代戲劇的創始人。 作為優秀的劇作家,曹禺一生為中國現代文學貢獻了許多戲劇,其中代表作《雷雨》《日出》《原野》《北京人》等展現了中國現代戲劇的成熟,成為中國百年來文學藝術的經典作品,已經成為漫長的劇目。

1947年8月,曹禺曾和清華大學外文系的同學、知名電影、戲劇導演張駿祥等人一起在河南旅行。 開封期間,他們受到開封文化界、情報界的宴請,與開封作家師陀、蘇金傘、李瓼等進行了談話,并圍繞戲劇進行了演講。

曹禺為什么來開封

說到曹禺這次開封之行,不得不說是聯合國善后救濟局這個機構。 該機構成立于1943年,宗旨是統一重建反法西斯戰爭勝利后戰爭損失嚴重、無法復興的同盟國參戰國之一,中國是同盟國參戰國之一,受害最嚴重的國家,因此中國當然成為最主要的受益國。 為此,1945年1月,當時的中國政府也設立了相應的分支機構,最先在重慶成立,抗戰勝利后,搬遷到上海。

中國是二戰蹂躪最嚴重的國家,河南災情更為嚴重。 此外,全面抗戰爆發的1938年6月,蔣介石為了阻止日軍的進攻,命令軍隊開辟黃河花園口渡口,人為改道黃河決堤,河水泛濫,形成廣大的黃泛區,河南人民深受其害。 為此,作為聯合國善后救濟機構在中國的分支機構,河南等地設有分署機構,河南的分署于戰后的1946年1月在開封成立。 曹禺等人這一年的河南之行,應聯合國善后救濟局河南分局的邀請,到河南黃泛區進行實地考察,是訪問河南災情。 當時河南分署署長是馬杰、河南羅山人,也是曹禺、張駿祥在清華大學的學哥。

所以,對河南之行,曹禺在開封后表示:“這次有這個機會,我們將堅決跳出來,我們將看到廣大人民生活的真實面貌,打開生活的窗戶,呼吸更多的陽光和空氣,我們也將向我們的土地、生活和更好的人們學習?!?/p>

1947年8月,曹禺等人從上海乘專機來到河南,降落在開封機場。 他們在河南是從這一年的8月7日到8月18日,其中幾天已經開封了。

罕見的盛大活動

曹禺等人來到開封的第二天,乘飛機考察了黃泛區,當天的《中國時報》前鋒報發了他們附生的消息,報道了考察。 10日,該報還以“汴市文化界歡宴曹禺、張駿祥”為題進行了報道。 他們在開封景興樓與作家師陀、蘇金傘、李瓼等20多人進行了交談,這也是河南文化界人士的歡迎。 對此,李瓼還以“苦難土地的兩位訪問者歡迎曹禺、張駿祥兩位的晚會追記”為題進行了報道。

8月12日,開封文藝界和情報界聯合邀請曹禺、張駿祥進行公開演講。 為此,《中國時報前鋒報》以“我們的希望為曹禺、張駿祥先生”為題,首先在當天的報紙上正式表達了認真的心情。 兩人被開封文化界、情報界的熱情所感動,終于接受了邀請。 16日,兩人分別發表了公開演講。 關于他們演講的情況,《中國時報前鋒報》的報道在這里拍下了原文的照片。 本市文藝界、戲劇家、情報界、假新音劇場邀請劇作家曹禺(萬家寶)袁俊(張駿祥)作了公開演講。 由于前一天晚上的雷雨,會場里積水,前幾排茫茫大海,但是聽眾的情緒沒有因為一夜的暴雨而減退,依然躲在路上的泥濘里,從各地聽來,8點半左右,已經從演講開始到散步,進入會場的聽眾不斷聚集,進入會場。 曹禺在聽眾的掌聲中開始談論戲劇問題,并大致總結如下: (一) (二)寫戲劇的應該是人民,但也要照顧到藝術的勻稱。 (3)劇人應有的節操等張駿祥講滬劇的電影問題。 指出目前故事片外強中干的現象和克服危機的方法的報道最后說:“退場時觀眾還被包圍著,要簽名,要開封文化界,這是一場很多的盛會?!?/p>

“1947年:曹禺在開封談話劇創作”

曹禺等人能在開封發表這個演講是與李瓼等人的努力分不開的。 李瓼,本名趙悔深,筆名流螢等,河南滎陽人,曾開封師范、河南大學文史系學習,是著名作家。 抗戰時期,他曾在多份通訊中報道河南大饑荒的情況。 1947年,他開封主編的《中國時報》和《前鋒報紙》的聯合版副刊。 1948年開封解放后,主持創刊后的《開封日報》副刊。

曹禺談話劇創作

曹禺的演講由李瓼記錄整理,以“漫談劇創作”為題在今年8月18日的《中國時報前鋒報》上發表。

曹禺在演講中說:“我在學戲,三個字不離本行。 還是談談戲劇吧! 戲劇,也有千頭萬緒,涉及面太廣,在這里也只談了個大概。 我們知道戲劇反映人生,但反映人生不像平面鏡。 人生反映了什么,需要批判。 有是非,有愛有恨,滲透到應該表現作者主觀認知的客觀現實中。 那樣的話,在不知不覺中就有教育的意義了。 所以,戲劇是教育工具的主張,總是正確的。 在這里,這位劇作家很難理解藝術來自生活,高于生活,藝術必須為人民服務的思想主張。

接著,曹禺以南宋雜劇為例,通過宋高宗與秦檜、韓世忠、張俊等群臣一起看戲的故事,向聽眾傳達:“通常人認為把戲是廉價業,但戲劇仍有批判力量?!?/p>

你怎么進行戲劇創作? 曹禺在演講中說:“要寫劇,說話最重要的是我們常說的正義感,正義感就是剛才說的非心愛和仇恨。 正義感是非常寶貴的,但更寶貴的是對正義的認識。 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需要很多經驗。 但是,無論正義的認知多么困難,多么需要修養,我們從良知上總是知道:為了老百姓。 老百姓是正義的,不是為了老百姓,不愛老百姓的非正義。 寫劇本和所有文藝作品,讓其有意義,有高尚的意義是最重要的。 作為文藝工作者,為了實現德藝雙馨,這里面的德遠離正義感的非心愛和恨,從何說起?

藝術畢竟是藝術。 好的文藝作品,總是思想性和藝術性的完美統一。 所以,在演講中,曹禺還表示,如果藝術作品絕不是勸世文,只記住意義,則完全抹殺藝術,只有一個概念,或者一條明亮的尾巴,很危險,這樣很容易流入官方,變成八股。 作品中的教育必須包含在作品中,會在網民不知不覺中感染。 所以曹禺強調在創作中要照顧藝術的勻稱,不要過分強調。 接下來,他以法國著名雕刻家羅丹為巴爾扎克雕像的故事為例說明了這個道理。 在這里,我們不難體會曹禺關于藝術創作的辯證法。

在演講的最后,曹禺又談到了文化人的節操問題。 他批評說,抗戰期間,文化人無論是非黑白,都很少給出苦惱和樂趣的建議。 結合在黃泛區看到的情景,曹禺說:“這次我們去了泛區,看到了很多人,他們很痛苦,但還是不忍心離開他的土地。 我們寫文案的人對鋼筆的愛,也應該這樣。 讀了這個,誰不被這個人民藝術家的赤子感情所感動呢!

作為中國新文化運動的開拓者,曹禺的一生是奠定和開拓中國現代戲劇藝術基礎的一生。 他熱愛真理、追求進步、關注民族命運、反映人民呼聲、為人民唱歌、為人民抒情、為人民號召,創作出具有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傳世之作,賦予人民光明、希望、美的追求。 曹禺等人1947年的這次河南之行,既不是文學交流,也不是旅游觀光,但在開封文藝界等邀請下,他開封的演講確實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 現在重讀這個演講,我們很感動。 另外,向曹禺先生致以崇高的敬禮,表達我們深深的懷念。 開封作家應該以曹禺為榜樣,創作出新時期無愧于祖國、無愧于人民、無愧于時代的優秀作品。

標題:“1947年:曹禺在開封談話劇創作”

地址:http://www.heenyu.com/kfwh/17863.html